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魅力江口 » 印象江口 » 文化江口 » 红色记忆

革命遗迹

字体:   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           阅览:

江口县位于云贵高原向湘西平原倾斜的斜坡地段、地处梵净山南麓、属典型的喀斯特丘陵地貌,在地理位置上是东西交通之要冲,更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。依托梵净山沟壑纵深,山高林密、山体宏大的优势,进可攻、退可守,在这里演绎出很多可歌可泣的革命事迹,其中最典型的有中国工农红军红二、六军团在1934年10月至1936年1月间,先后“两度八路”过境江口,红军所到之处,宣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道理,宣传工农劳苦大众翻身求解放的思想,宣传民族团结、抗日救国的主张,进行打土豪、分浮财、镇压恶霸的革命斗争,使江口这块土地成为红军西进和长征战略转移的根据地,留下了很多珍贵的革命旧址、遗址,其中坝溪红六军团与红三军会师遗址、县城红六军团军团部驻地旧址、磨湾红十八师归建旧址等就是典型代表。以及清朝末年红号军起义的革命遗迹。也留下了很多珍贵的革命旧址和遗址,如三角庄遗址、三元屯旧址等。

坝溪红六军团与红三军会师遗址

    红军坝溪会师遗址,位于今德旺乡坝溪村河边的河坪里,距德旺乡政府10余公里。

    1934年10月7日,红六军团17师50团在甘溪战斗中掩护红军主力撤退,激战数小时,完成掩护任务后与军团主力失去联系,独自转战寻找红军主力。10月23日上午9时左右,50团团长郭鹏率部准备翻越木根坡去印江团龙,当上到半坡时,突然听到后面传来“嘀嘀嗒嗒”的问询号声,仔细一听,是红三军的号谱。郭团长立即命令司号员答号“我是50团”。号声一问一答,当号声对上后,郭鹏部便从半坡折回坝溪河畔,沿河往上行至坝溪宽敞的河坪时,两军胜利会合。50团的干战通过李达的介绍,得知接应他们的正是贺龙率领的红三军时,大家都询问贺老总在哪里。贺龙快步上前和郭鹏等干部战士握手问候。五十团干战在困难中喜遇亲人,分外激动,大家热泪盈眶,紧紧围着贺老总问长问短。五十团和红三军这两支部队,在坝溪的河滩上稍事相聚后,即启程从坝溪上坝梅寺过龙门坳经印江的大园子、苏家坡、芙蓉坝继续前行寻找红六军团主力。

县城红六军军团部驻地旧址

    县城红六军军团部旧址,座落在县城滨江街,是原大地主杨德和家的房子,是一座4进的四合院,前面临街是一幢三间一楼一底砖木结构的房子;第二进是堂屋,为一楼一底木质结构的房子;第三进是住房,为一楼一底木质结构的房子;第四进是住房,为二楼一底砖木结构的房子。

1936年1月9日,红六军团在肖克、王震、甘泗淇的率领下,攻占江口县城,军团部、司令部、红军医院等机关驻县城,其军团部驻大地主杨德和家,因杨德和是个开明地主,对红军比较热情友好,受到红军的优待,并在其大门上帖出“不得伤其人,不得用其物”的标语。当晚,军团部在驻地召开师团干部会,研究休整扩军,打富济贫,迎接十八师归建等事宜,在当时是红军的军事指挥中心。

磨湾红十八师归建旧址

    磨湾归建旧址,在江口县城郊区磨湾村的磨湾大寨,中心点在“陈氏祠堂”,是由礼堂(正屋)、两幢厢房、大门和围墙组成的四合院。是当年红军归建时开会、活动的主要场所。

    红六军团在湘、鄂、川、黔根据地部署突围转战时,确定红十八师留守根据地,坚持战斗,牵制敌人,掩护主力突围。在游击专家张振坤师长带领下,声东击西,国民党军队调动了10多万人围攻红十八师,红十八师经过两个多月的英勇奋战、展转周旋,于1936年1月9日来到德旺乡堰边溪一带,经天堂坝、乌龟背到苗王坡宿营时,接到军团部“前往江口归建”的电令。10日,经茶寨、红石梁、官坝、苗匡至太平宿营,11日前往江口磨湾归建。军团首长肖克、王震、甘泗淇等率队前往迎接。下午三点钟左右,张振坤师长率部到达磨湾时,在寨前的田坝里,受到十六师和军团部政工委的夹道欢迎。归建的指战员又见到了阔别的首长和同志们,他们拥抱在一起,用欢呼和泪水表达相互的思念、问候之情。12日召开了庆祝会,欢迎十八师胜利归建。十八师在掩护主力突围的转战中付出了很大牺牲,从3000多人减员至600多人。军团部决定将十八师缩编为一个团,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红六军团第53团,团部驻省溪司,部队分驻周围的镇江、郊白、马鞍山一带进行休整。18日随军团一起向闵家场、石阡方向转移而去。

红号军三角庄根据地遗址

    三角庄,在江口县德旺乡杨柳村朝阳山的半山腰,距德旺乡政府约6公里,距县城约60公里,前有顺溪河,背靠朝阳山,与梵净山原始森林相连。

    清朝末年,因战祸连年,自然灾害不断,苛捐杂税不堪重负,百姓民不聊生,奋起反抗,此起彼伏,红号军起义就是其中之一。公元1855年(咸丰五年),江口举人徐廷杰、梅济鼎、贡生夏昶、农民吴劳苟、陈福林、徐兴等人集中上五洞(铜仁)地区各族群众数千人以红布蒙头为号,于公元1855年11月7日(咸丰五年十月初二)在铜仁举行起义,称红号军。红号军因顺应民意,大得人心 ,所到之处势如破竹,从11月到第二年2月的4个月间,先后攻下铜仁府、松桃、思南、印江、石阡、玉屏、岑巩、青溪、三穗、秀山、晃县、凤凰、花垣等城池,红号军发展到2万多人。1856年2月28日(咸丰六年正月二十三日),红号军兵败铜仁,首领徐廷杰、梅济鼎、吴劳苟、徐兴、毛大仙等阵亡。

    咸丰六年二月(1856、3)红号军首领陈福林、刘世美、赵子隆、严占鳖、朱元北、杨宗保等率领红号军退往梵净山南麓三角庄建立根据地,这里背山面水,进可攻,退可守。红号军在此构筑土木石城,设前营、中营、后营,积极筹粮备战,赶造军械,遍帖告示,并主动与松桃的苗族义军和思南的白号军联络,相互支援配合,共同与清军战斗。因声势浩大,惊动清廷,咸丰皇帝令川、湘、黔三省清军全力会剿,终因寡不敌众,于1856年10月26日,根据地失陷,红号军失败。其余部坚持斗争10多年,最后投奔白号军。红号军虽然存在时间不长,但波及面广,影响很大,震撼了清朝的统制,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斗志。

红号军三元屯根据地旧址

    三元屯,在江口县桃映乡溪口村勤嫩坡的山顶上,地势平坦、开阔,面积大,原有八个大门,现有6个村民组700多人口,距桃映乡政府驻地约10公里。

     三元屯根据地原系清朝民团驻地,因团首李丕基、雷州响应红号军起义而成为红号军的重要据点之一。1856年10月,红号军败于清廷三省围剿之中,根据地失陷。     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(编辑:杨雪莎)

分享到: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