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网上服务 » 便民利企服务 » 休闲旅游 » 印象江口

邂逅亚木沟

字体:   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           阅览:

说起灵山秀水、深壑幽谷,贵州江口的亚木沟,无疑会因为其美丽的自然景观和厚重的人文历史,而在你情思飞跃的脑海里独领风骚。是的,亚木沟的山,葱翠而碧绿,阵雨洗涤过的山涧深谷,山岚飘飞,如丝如锦;亚木沟的水,清澈而飘逸,伴随山间的翠鸟清音,书写着悠扬的旋律和舒缓的情致;亚木沟的石,玲珑而奇特,在水的濯涤与风的柔情里跌宕回旋,将自己凝炼成诗人的想象和艺术家的思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 


盛夏的烈日,将一张灼热的脸由绯红而变得惨白,肆无忌惮地拨弄着人们焦躁的心绪;城市的喧嚣,将朦胧与憔悴融入街道的每一个角落,驱动你寻觅山野的清爽与宁静;你百无聊赖冥思苦想着与你生命里的期待嘎然相遇,这里的清凉,这里的清新,这里的清气,自然就成了你至真的归宿。当我置身其中,目睹的是青山连绵、绿树成荫、风景如画,感受的是心灵净化、灵魂洗礼和思想升华。它,会在你怦然心动中驱散你沉积于心的忧郁与烦闷,让你的心境迎来灿烂的阳光;它,会在你神思飞跃的梦境中托起你搏击的双翼,让你在心灵的天空中自由地翱翔。

那是一个酷暑难耐的日子。清晨,阳光掠过丝丝白云,在人们的脸上和远处的山巅摇曳,远行的人们,在蜿蜒山路上的树荫下腾挪躲闪,以逃避这即将来临的暑热。云丝散去后,天空呈现深蓝色,如一汪潭水,明晃晃的很是刺眼。暑热在一层一层地翻卷中开始慢慢地包裹着你,让你气紧而烦躁。我在这热腾腾的熏蒸里挣扎,内心期盼着一次神奇的降临和期待的邂逅,期盼着一次心灵的快意和灵魂的回归。

那天,缘于亚木沟景区老总丛先生的盛情邀请,我与书协梁必轩先生终于实现了这次难忘的洗心之旅。亚木沟林绿竹翠、谷深壑幽、水清石润的美丽风光,在我感叹而感动的渐进情绪中,铭刻成了终生难忘的永恒记忆。
    
亚木沟地处武陵山脉主峰梵净山的南侧,是最高峰凤凰山的延伸部分。远望重峦叠嶂,高耸入云;近观沟谷嶙峋,流泉高挂。这里不仅有“贵州第一沟”的美誉,是休闲观光和洗心涤肺的“天然氧吧”,更是附近百姓生息繁衍的生命之源。
     
这清冽而变化着无限情致的生命之源,在这大山里浸润,由晶莹剔透的露珠而汇聚成涓涓细流、道道清泉,从亚木沟里欢快流出,经山脚的平坝穿过村落,在几户人家的屋前,形成明净而浅吟的小溪。溪边绿柳摇曳,柔软而妩媚;水中游鱼穿梭,自在而迅疾。

我们在旁边的“耕夫山庄”小憩,丛总便邀约了山庄的主人小赵与我们同行。于是,丛总便引领我们在烈日下快步穿过一座石桥,进入了一片茂密的竹林。

这是梵净山区特有的一种山竹,常见于沟谷河滩和山间潮湿之地,它们相拥而生,相拥而长,享受着这里土地的肥沃和空气的清新,将一片一片的绿荫从河滩铺向山腰,在清风里摆动,在流泉边飘逸。宋代诗人白玉蟾诗云“宛然幽涧听鸣泉,偶杂修篁嘎清夏”,这里的竹多而繁,茂而密,远不是“偶杂修篁”可比。河风拂过竹林,在我们身边沙沙作响,频添了几分幽静。在这炎暑逼人的季节,能够脱离世俗的喧嚣,能够在这里拥一围翠竹,抱一团清凉,一种“初入亚木不羡仙”的惬意油然而生。

我们继续前行。两岸起伏的山峦不断临近,将明晃而广阔的天空挤成了一条细细的长线,青翠与清凉渐渐将我们包裹起来,仿佛置身于幽深的地缝里。我们享受着这份浓烈清爽的同时,也更添了几分寻幽的兴致。曲曲折折的藤蔓在我们头顶缠绕,远近的流泉在我们耳际长鸣。我们在沟壑中穿行,偶尔抬起头来,透过藤蔓和树丛仰望峰顶,只见峰峦高耸,连接云天,林木葱郁,直贯深谷。回望深谷,则见栈道回廊,曲折蜿蜒;河谷玉润,溪水潺潺;峭壁如削,青苔披附。驻足静听,只觉泉如弦拨,悠扬婉转;山鸟唱和,意趣悠然,很有几分“鸟鸣山更幽”的意境。

不知什么时候,清幽而狭长的河谷里多了一只老山羊,它立于清水荡漾的河滩上,警惕地四处张望。看见行人靠近,便扬起四蹄箭一般地窜进了树丛里。我刚跑过去想扒开树丛看个究竟,就被小赵喝住了。

“不要往树丛里走,里面很危险!”

小赵使劲拽住我,让我茫然不知所措。小赵说,这些阴凉潮湿的地方最易隐藏毒蛇,千万不要冒然进去,否则就会遭遇危险。

我平静了一下紧张的情绪,继续与大家一起小心翼翼地往前走。山涧越来越狭窄,两边的树枝和头顶的藤蔓密集地裹住我们的视野。树枝或大如盆口,彪悍而狂野地立于崖壁之上;藤蔓或纤若游丝,在微风中摆弄着它的万种风情。山涧流珠泻玉的水声回荡在耳际,长满青苔的崖壁瀑布悬垂,奔涌而下,在岩石上和深潭里激起雪白的水雾与浪花,在山涧里汹涌跳跃,将坚硬的石槽濯涤成一个个的大盆与小杯,散落于山涧沟壑,形成曲水流觞的奇特景观。在清流激湍中,怪石嶙峋的沟壑里奇景突显,有的扁平,嵌于河滩之上,如蝶燕双飞;有的圆润,匍匐于断崖之边,如老龟望月;有的绵长,横卧于沟壑之中,如游龙戏水。这些看似没有生命的石头,在风霜雨雪的冲击中激烈碰撞,最终幻化成了极富活力的灵物,令人惊叹叫绝。

正当我在这河谷中感叹的时候,一块巨石上署名“翰林亭”的亭子映入了我的眼帘。它立于河滩中央,四周被一团荆棘簇拥着,在这深谷幽壑中给人一种鹤立鸡群之感。据同行的丛总介绍说,这里曾经是前清进士贵州三沛塘人刘朝望兄弟父子读书习文的地方,如今已是著名的人文景点。我知道,刘家两代父子四人四进士,官至翰林,曾获道光皇帝赐“校书第”匾额,这在江南儒林中是不多见的。虽然历史的烟尘已经退去,但它传扬儒学、教化后人的影响至今犹存。

我想,这里有美丽的自然山水,有厚重的人文历史,两者水乳交融,相得益彰,并赋予了这里更多的精彩和无穷的魅力。来到这里,我们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观赏着美丽的风光,咀嚼着历史留给我们的点点滴滴,在洗心涤肺的过程中感悟人生,也让自己浮游的心绪渐渐的归于平静。

  从亚木沟里出来,我感叹这圣洁的自然和厚重的人文,更感叹这里的人们以此为依托而带来的迅速崛起。无论是丛总还是像小赵,他们都怀着自己的梦想在这片灵山秀水中耕耘,芸芸众生,寒来暑往,不管前景如何,他们坚定的信念却无时无刻不伴随着他们奋进的足迹。也许正是因为有了千千万万这样矢志不渝的人,我们民族的崛起才充满了希望。这,也许就是我们致力寻觅的人间胜景吧!

  亚木沟,我永远的祝福!

分享到: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